枫影

世界杯决赛麦子视角(纯属YY)

正文前的碎碎念:

        德国夺冠一周年!

        这篇写得有些仓促,如果有不好的地方敬请指正,是假设马里奥·戈麦斯在去年世界杯决赛是现场看球然后德国捧杯后的东西,感觉把麦砸写得有点少女了……麦砸人迷不要扔鸡蛋;-)

        全篇冗长文采不佳,还望多多包容,不喜勿喷;-)

        主戈穆,少量穆拉、罗伊策


        Gomez痴痴地看着眼前的画面――夜幕之下,烟火绚烂,马拉卡纳的灯光和和热情让他有一瞬间以为这是在白天。他看了看表,不过是六七点的光景。

        跟他同名的另一个Mario打入进球的那一刻,他再也按耐不住跳了起来,“要是自己会隐身的话,我肯定也冲上去欢呼了。”Gomez想,转念又不屑道,“什么隐身,我也完全有可能名正言顺地在这里踢球嘛。”他刚站起身,却又懊丧地一屁股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后来,那来自意大利的里佐立吹了哨,他心里悬着的什么东西猛然落了地,Gomez想过这一天会到来,从一开始他就坚信他的队友们会走到最后,正如他从前认为拜仁终会夺得三冠王,他也一定会陪拜仁,陪Mueller天长地久一样。

他知道,此时此刻作为一个德国人,两德统一之后首次夺冠,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德意志的统一啊,他理应开心才对,不他很开心,开心得自己几乎要忘了自己也有可能有跟他们一同捧杯的机会。Gomez看着场上白衣队友们争先恐后地团成团,拥抱大功臣Gotze,他在为后辈临门一脚喜悦的同时,一个声音悲哀地告诉他:今夜,“超级马里奥”这一称号即将易主,而你曾经完全有取代他的可能。Gomez没有理会这个声音,他仍旧认为自己是彻头彻尾的兴奋。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美艳的女孩子们幸福的拥吻男友,不由得对孤零零相互拥抱的Mueller, Lahm两人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长长的一支球队一步一步登上那象征足坛最高荣誉的领奖台,就像他随着德国足球一步一步从低谷步入正轨来到巅峰――只是他少了最后这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 沸腾的人群淹没了他的欢呼,而事实上他也没想引起别人多大注意。


        他想:如果现在回到一年前,他一定不会在紫百合轻易签下名字。毫无疑问,意大利很美,佛罗伦萨的美更是无需赘述,只是他身在亚平宁半岛,心却始终属于巴伐利亚高原,身披紫色战袍的他总是奢望能像原来一样,穿回属于他的红色33号,一伸手就揽过25号的肩,一抬头就看到一片红色的海……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――25号?Gomez想到这里,慌忙站起身,寻找那个他日思夜想的人,此时Lahm举起奖杯快意怒吼,队友们高举双手同他欢庆金色的纸片从空中落下,摄像机飞速掠过,然后奖杯被交给队友――嘿,那个大嘴青年,上一秒还贴心地将身子降低到同他一致的高度,下一秒就陪着Lahm躲在人群的另一边,跟他聊着别人不知道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 Gomez还看到,那个个头不高的Gptze,站到了较高的台阶上,几乎用尽全力把Reus的21号球衣,伴随着队友捧杯的节奏,一次次把它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    Gomez坐下来,心里反复着:Gotze没忘记憾别杯赛的Reus,而Mueller却好像高兴得忘了自己一样,跟队长谈笑风生。他想自己跟Mueller的感情丝毫不比Gotze和Reus的浅,他们的故事也绝非传说,它们曾真真切切地存在过。他记得那些3325在一起的日子,记得2313迎风奔跑的日子,他们疯狂地给对方刷助攻,然后飞吻,然后拉手,然后拥抱,他们是那么喜欢对方汗浸湿透的球衣,红色的衣料染上了青草的颜色,带上了泥土的痕迹,可他们的心却还是纯洁得如同宝石一般――他们以为那样的日子还有很多很多。夺得三冠王那天,Mueller悄悄趴到他耳边说,今后我们还要在一起,拿很多很多冠军,世界杯,欧洲杯,我们还要刷助攻,帮你拿好多好多小钢炮……Gomez那是什么都没说,只是微微抿了抿嘴笑了一下,让那个大男孩温柔的话在温柔的夜里继续温柔。彼时他已经知道自己在拜仁已是边缘人物,即将到来的瓜迪奥拉一定不会喜欢自己,他已决定远走高飞,到一个再不会与拜仁成为对手的地方。他也曾安慰后知后觉的Mueller和自己的内心说,一年后的巴西,他们一定会重逢,在南美大陆上续写他们的童话。


        可造化弄人,谁知他去往意大利之后伤病就抓住他不放,很长时间进球还停留在个位数,本指望勒夫能相信他的能力带上他征战南美,可严谨的德国人再也没敢征召他去巴西,接到落选电话的那一刻令他心碎,但让他心痛的不仅仅是错过了为国出战的机会,更是让自己和Mueller的重逢遥遥无期,Gomez曾以为他会在翡冷翠大放异彩,可他总觉得自己失去的不仅仅有进球数目。

黑发青年呆呆地坐在看台上,他当然没有告诉那个棕发小卷毛自己买了前往里约的机票,否则谁知道那家伙会为了找自己而干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 新科冠军们又回到了绿茵场上,围着大力神杯是又唱又跳;黑红金三色的德国国旗挂在摄像机前环绕整个马拉卡纳。Gomez最终没有哭,他不忍自己的眼泪打碎眼前美妙的画面。

Gomez又看了一眼搂着Lahm咯咯笑的Mueller,叹了一口气:陪你走上世界之巅的人终究不是我,你陪着哭说着笑的人也不是我。

他站起身,快速穿过出口,回头最后看了一眼灯火辉煌的马拉卡纳,他压压头顶上并不起眼的鸭舌帽,大街上人来人往,要么欢呼要么落泪,没有人注意到前拜仁锋霸、德国队中锋从他们身边匆匆走过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身影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




        而此时,马拉卡纳场内,一个细心的小球迷发现,Mueller站在球场中央,神情却怅然若失,“或许他在遗憾金靴奖吧,”这位小朋友不无惋惜地想,“不过德国夺冠了,那就已经足够好了!”        他又开心地笑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 没人读懂那狂喜的一晚Mueller的表情,是遗憾金靴奖呢,是想念Lisa呢,抑或是――想念远在佛罗伦萨的某人?Mueller摇摇头,混入队友中,继续没心没肺地大笑来逗人开心。


        Gomez若是再细心观察一点,或是晚些离场,他一定能读出Mueller眼底的寂寞闪烁、泪光涌动,那么他一定可以猜出他给的讯号――可是他没有。


只是个人的一些情怀,无意破坏大家夺冠一周年的好心情,再次:不喜勿喷:-)


评论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