枫影

那年月亮高悬在大楼上空

站在租房小院抬头透过电线杆和老树枝桠便可清
晰望见是谁在低语思念

如今在平旷的西郊却寻不到当年一般的月

四季轮回

身边的人来了又去

兜兜转转中我也失掉了那一眼皎洁

――和那年共同哭过笑过走过的你/们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