枫影

向往皇城的人来到了海边,中意海滨的人去了水乡,
瞄准德语的人读了法学,热爱日漫的人学了法语,
这蛋疼的命运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