枫影

还是没忍住 把自己发烧的事情告诉了爸妈
本来不想让他们担心的
昨天拿毛巾敷脸的时候
我就想起
这些年我发烧的时候
爸爸给我熏醋 妈妈拿酒精擦身子
挂了六个小时的吊瓶
半夜十二点的屁股针
初中分班考试后妈妈带我吃西餐结果我哇地一下就吐了出来
高考前三个月左右突如其来的高烧
五颜六色的药
看空间里朋友转了一条
“本来不委屈,一看到你就委屈了”
我本来只是烧得难受而已
但是听到我妈声音那一刻眼泪就掉下来了

如果再来一遍
我一定一定不会到离家这么远的地方上大学

评论

热度(1)